让创新为浦东再出发赋能

图片说明:浦东要有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凝聚起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精神力量,焕发出新一轮干事创业的精神气质。 刘思弘 摄

  开发开放浦东是党中央、国务院高瞻远瞩作出的重大决策,是一项跨世纪的国家战略。近期上海市委常委会会议专题研究浦东工作,审议通过了《关于支持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 实现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这是上海推动改革开放再出发实现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努力奋进,也是在上海承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的扬帆启航,是上海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实践探索。

  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浦东要有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首要的,就是通过回顾近30年开发开放的历史感知初心,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工作指示批示精神,砥砺承载国家战略初心,凝聚起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精神力量,焕发出新一轮干事创业、逆风飞扬的精神气质。

  凝聚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精神力量,首先要站在新时代的历史高度进行宏观思考。

  中国的发展态势已非“崛起”所能描述。上海、浦东站在新的起点,就是上海同世界深度互动、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更好发展前景的新起点。其中,有几个发展变量需要关注。

  第一,汲取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这个最新国家战略的政策新动能。

  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各个经济体之间的联系空前紧密,超越了发展初期的同质性竞争关系。浦东理当在“北横通道”的物理空间缩短之前,前瞻“大虹桥”与“张江”的互动机理和规则,开掘出经济发展、共治善治的真正动力。

  第二,超区域性的发展问题呼唤治理变革。

  区域问题折射国家发展难题。从“云社区”到“政务云”、再到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多渠道的治理模式已经开始补充区域治理的薄弱环节和发展短板。浦东理应抓住和顺应多层次、全方位以及多渠道治理过程中科技“嵌入”的时代变化,在垂直管理框架下实现最佳管理变革。

  第三,关注文化因素的介入。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纽约、伦敦等全球城市开始形成高度的功能分工、连接和集成,随后将文化人文、科技创新、区域合作等功能逐步加入,这一点对于浦东乃至上海的发展很有借鉴意义。对于“五个中心”建设再加上“三项新的重要任务”,上海要形成新的城市集群连接、互动,才能支撑全球资源配置的新功能和新作用发挥,只有在这个城市功能演进的历史方位中才能找到浦东新一轮发展的坐标。

  凝聚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精神力量,需要在放飞理想、放飞想象的创新创业情怀上再出发。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区域竞争的同质化现象逐渐让位于“异质化”、差异化。这一点,从北京、深圳、杭州、苏州和上海近年来的发展对比中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城区治理必须适应这个转变,关注企业、组织发展的个性需求和治理对象的差异化存在,真正实现城市治理的精细化、精致化、法治化。在一个没有人文温度的现代钢筋混凝土结构中,是无法激活多元经济发展主体的良性互动的,也无法实现现代科技与人的有机融合。

  这就需要回到创业初期的干事激情和精神原点。近30年前,东方风来满眼春,浦东热土人才荟萃,浦东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张王牌、一座桥头堡。目前,世界500强企业纷纷入驻浦东。近悦远来,可以说,是创业的激情吸引了全球人才,是“改变自己、助力上海、服务全国、影响世界”推动了浦东近30年的快速发展。

  有人曾经概括了浦东创业的几个特点,即永不懈怠、只争朝夕;敢闯敢试、敢为人先;勇于碰硬、能打胜仗。这些特点和国内其他开发区筚路蓝缕之初都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但当年勇吃“第一只螃蟹”的创新态度和举动,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上海城市的精神向度。在遵守法度、谨慎从事的海派文化之下敢于“螺蛳壳里做道场”,综合来看,得益于浦东人“想做事、想做大事”的精神出发点和“办成事、事办好”的衡量标准这两条创新基因。有了这两条基因,就不会焦虑于兄弟城市的“人才大战”,就不会焦虑于自身的政策洼地,而会把全部的精力专注于干事创业,在正源、正名、正道的“赛马场”上呼唤出真正的“赛马”。

  浦东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环境和规则与29年前都有很大不同,既不能单纯地以同一件事情或一个问题的提出、解决去简单评价今昔做法的是与非、繁与简,也不能以今天的依法行政、法治政府要求为理由掩饰工作中的努力程度不足。毕竟,时代在发展,政策、形势在变化。良好的发展机遇是几代人通过不懈努力、奋勇拼搏等到的,一定要竭尽全力、不留遗憾,方不负伟大的时代与人民。

  浦东要继续当好“排头兵中的排头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必须加大实践创新力度,激发浦东人的自身激情,在难啃的骨头处啃到骨头的精髓,在防止利益固化处实现“松土保湿”,才能继续保住改革开放宏阔进程中共和国“一张王牌”的显要位置。

  几乎在浦东开发开放的同一时期,伦敦、纽约、东京提出文化发展战略,将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融合起来。这反映了城市功能的丰富性、多元性,也是规律性认识。城市集中了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高收入人群、高级商务人员,甚至外国来华人员的交流合作,都给城市的文化供给、文化发展提出需求。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演讲时指出,“实现中国梦,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比翼双飞的发展过程。”这不禁让人想起了20多年前关于浦东的话题。浦东有浓郁的“土气”和发展的“豪气”,但“文气”“洋气”相对不够。经过近30年发展,浦东开发开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如何在更高层次上推动“四气”融合,在区域发展层面上回答好市委书记李强的“初心四问”,实现共生共荣、良性互动、配套融合,确实是一个值得认真思索、紧迫解决的问题。

  凝聚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精神力量,需要在“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体制机制创新方面深耕厚植。

  要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逆风飞扬,首要的是保持清醒的“排头兵”“试验田”角色意识,牢记使命,勇于创新,敢于担当,顽强奋斗。

  首先,要增强竞争力。浦东要始终立足国家战略,牢牢抓住我国扩大开放的重大机遇,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立足于融合产业发展的综合性新区发展,大力推进“五个中心”核心功能区建设,全面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是连接、联结各类国内外资源和需求、做资源配置的集成,是现代技术、国际金融和有序治理的创新典范。

  其次,要增强导向力。浦东要结合自贸试验区建设和新片区发展,推进高水平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加快建立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的体制机制,加快探索形成更多制度创新成果。浦东当年开风气之先,关键是上海的精神气质、城市品质成为吸引优秀人才的核心竞争力使然,使之成为干事创业的风水宝地。未来,最好城市空间的比较和竞争,将会在经济竞争、社会凝聚、城市治理以及友好环境之间保持较好平衡、均衡的城市及城区之间展开。

  第三,要增强影响力。浦东要打造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先行区,找到改革的“难点”“痛点”,真正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更好发挥作用。适应、融入潮流,既是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描述,也是近30年来浦东开发开放的最好注脚。与之相对应的是,如何改变、改革和完善政府行政行为,将成为浦东奋进下一个30年的一个主题——始于浦东而惠及四海,在机构改革和自身重构中实现发展、法治良性互动的双重逻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